中甲

足坛黑哨一审宣判专家解读称量刑合理并非轻

2019-10-09 16:1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足坛黑哨一审宣判 专家解读称量刑合理并非轻判

一审宣判 四黑哨共获刑22年   万大雪表示上诉 周伟新不上诉 陆俊黄俊杰约见律师   昨天上午,中国足坛反赌案在丹东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备受关注的“四大名哨”中,黄俊杰刑期最长,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前“金哨”陆俊获刑5年零6个月。另外,原中超公司总经理吕锋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   黄俊杰刑期最长   从昨天上午9点开始,黄俊杰、陆俊、周伟新、万大雪、吕锋等人先后走上法庭,接受法律裁决。   黄俊杰、陆俊和万大雪等人的罪名均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分别被处以7年、5年零6个月和6年的有期徒刑。黄俊杰被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陆俊被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万大雪被没收个人财产15万元。周伟新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和对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分别被判处3年和1年有期徒刑。两罪并罚,决定执行3年零6个月。前中超公司总经理吕锋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及行贿罪,被处以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罚款15万元。   首日宣判的焦点是涉案裁判员,最终四位裁判共被判22年,没收个人财产45万元。   万大雪确定上诉   在此前媒体播出的足坛反赌案件中,黄俊杰经常有痛哭流涕的画面。不过,昨天他的辩护律师刘炜透露,这次开庭宣判的时间较短,黄俊杰的情绪相对平静。   从当年的知名裁判沦为阶下囚,黄俊杰本人也深有悔意。刘炜表示:“他很后悔,因为当年他在行业内已经有一定的荣誉和地位,没必要通过收受他人财物来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黄俊杰也曾向律师谈及自己今后的打算,“他希望刑满释放后,多点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因为他之前当裁判的时候东奔西走,后来又出了这件事。”   宣判当天,黄俊杰和陆俊都表示要与律师商量后再决定是否上诉。黄俊杰的律师刘炜透露:“我下午要去看守所与他见面,商量是否上诉。”陆俊的律师张旭涛则表示,要根据陆俊本人的意愿,会在十天内决定是否上诉。周伟新的律师透露,他们将不会上诉。   据悉,万大雪在法官宣判后,明确表示服刑。当法官询问他是否上诉时,他转头看向自己的辩护律师,后者反复用口型表示:“上诉,上诉”。万大雪随即表示会上诉,他也成为昨天唯一一位当庭明确提出要上诉的裁判。   特派 周萧   -现场   律师疾走家属掩面   昨日中国足坛反赌案的开庭宣判时间为上午9点,大批8点前已经来到法院门口等待。7点50分左右,犯罪嫌疑人乘坐一辆中型面包车进入法院大院。   上午9点前,辩护律师和家属抵达。面对镜头,不少律师都是快步疾行。而一些家属则是低头掩面,不愿意在镜头前曝光。值得一提的是,黄俊杰的家属没有来旁听,陆俊的妻儿和哥哥则都来到现场。由于只有少数几家媒体有旁听资格,大多数媒体都只能等候在法院门口。等待中,大家根据之前的公告掐算着时间:“这会儿黄俊杰应该开始判了……”   黄俊杰的律师是第一个步出法院,他刚一出现就被们团团围住。工作人员不得不赶来维持秩序,要求采访必须在警戒线外进行。陆俊辩护律师的出现同样引发“围堵”。曾在去年底采访过足坛审判的同行感慨说:“律师们的态度都和当时不一样,看起来轻松了很多,没有那时那么紧张了。”   上午10点26分,几辆警车从法院大院内驶出。中间是黄俊杰、陆俊等人乘坐的警车,他们中的有些人特意扭头看了几眼法院外聚集的人群……   特派 周萧   -律师的话   黄俊杰否认吹偏哨   宣判后,黄俊杰的辩护律师刘炜表示:“站在辩护人的立场上,法院的判罚和我们的想法还有差距。”   在法庭上,刘炜为黄俊杰做的是无罪辩护。昨天,他向强调了这一点。“在刑法领域,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要件中,除了收受他人财物外,还有一个重要条件,是为他人谋取利益。不能仅仅通过证人的证言就判断他有这种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意愿。比如说,这种意愿表达出来可能是一种当时为了不驳别人面子的搪塞。当比赛双方、两个俱乐部都来请托,这种意愿不就矛盾了吗?与其左右为难,不如公正吹罚。当公正吹罚后,如果红队表现良好,蓝队失误连连,红队可能获胜。红队获胜后交给他的财物,虽然也是不应收取的,但这笔财物是否吻合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受贿金额?我们辩护人和法院的最终认定有分歧。”他也强调:“法院说,只要接受请托,事后又收取财物,就构成犯罪。但我们认为这缺少刑法条文当中的最关键事实,就是有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如果说只要接受别人请托,事后又收取请托人财物就构成犯罪,那么刑法条文中就不应该再加上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一条。”   如何证明黄俊杰当时没有吹“偏哨”?刘炜认为:“意愿必须体现在行为中。我申请法院调查现场录像,申请法院调查收集现场裁判评分记录,用视听资料来呈现在法庭上,这比听一个证人证言的证明力更强。”但法院未正面回复将这些资料作为证据使用。   特派 周萧   -专家解读   量刑合理 并非轻判   晨报讯 ( 李昕)昨天连线采访了北京君永律师事务所许兰亭律师,请他对判罚做出解读。   对于量刑是否过轻的问题,许兰亭律师认为量刑基本符合“公平原则”。“从法律上看,最终判罚量刑都符合相关条目。至于具体被判多少年,并不是意义所在。”他进一步解释,“对于裁判来讲,只要获刑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结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陆俊受贿78万被判5年零6个月,当年龚建平受贿37万被判有期徒刑10年。对于两者差距,许兰亭认为根本原因是罪名不同。“龚建平因受贿罪涉案,陆俊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前者只要金额超过10万元,最低判10年;后者超过10万元,最低是5年。“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006年刑法修订案中提出,龚建平案是2003年终审。   -足协声音   涉案俱乐部 一定会处罚   晨报讯 ( 宋翃)反赌案首次判决在丹东结束,中国足协以及中国足球纪律委员会都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结果。但他们并没有做出表态,而是希望等到全部审判完再进一步讨论。   中国足协高层昨天没有接听,但据知情人透露,他们非常关注这次宣判,并在第一时间了解相关判罚。“现在案件只审理了一部分,要全部审完后我们才会考虑对相关俱乐部以及涉案人员进行处罚。”   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成员王宇哲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有需要,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主任秘书长将会召集大家开会,但我现在还没有接到通知。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有相关条例,如果事实证明涉案裁判违反了条例,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处罚还要开会讨论,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

佛山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眉山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咸阳白癜风医院
佛山性病
眉山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