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199章 新邻居

2020-02-14 19:3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199章 新邻居

翌日,风和日丽。

位于‘溪上湾’小区某套屋子里,徐帆猫在被窝里补觉,昨夜利用梦魇折磨了叶良晨一宿,叶良晨睡不好,徐帆同样也累的脑袋发涨。

鸡鸣之后,天色大量,叶良晨忍着疲惫与杨宁裳去科技大学上学,徐帆也借着这个空挡,躲在自家被窝里睡觉,即使窗外日上三竿,他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铛铛…”

徐帆正在被窝里睡得正香,可隔壁却传来一阵阵重物搬运、摩擦发出的噪声,这噪声穿过墙面,将徐帆从睡梦中吵醒。

徐帆醒来之后,用被子捂着脑袋,打算再睡个回笼觉,可外头嘈杂声无孔不入,任凭徐帆怎么遮掩,都能清晰钻入徐帆耳膜。

“吵死啦!”

徐帆气的将枕头拎起,愤怒的砸在墙上,可墙另一边的人并不能看到徐帆的愤怒,依旧在那发出扰民的噪声。

徐帆的起床气上头,随意披了件外套,怒气冲冲的走出门去,准备找邻居说说理。

徐帆这一层总共有三套住房,他自己住一套、杨宁裳住一套,余下一套是另一个四口之家居住。

徐帆也认识那家邻居,虽然不熟,但也是点头之交,虽说邻里之间要相互忍让、相互体谅,可对方这么扰民,徐帆不过去说两句出出气,他心里的气就捋不顺。

徐帆推开自家大门,就见隔壁邻居的男主人,正在指挥着一群身穿蓝色工作服的搬运公司,将他家里头的家具朝外头搬运

隔壁邻居男主人见徐帆一脸不善的走出来,他对着徐帆歉意一笑,立马伸入裤兜里掏出一包烟,给徐帆派了根,歉意的说:

“不好意思,临时决定今天搬家,所以什么都没准备好,动静弄得有些大了,真不好意思。”

徐帆虽决定戒烟,但他还是給对方个面子,伸手接过烟来,夹在手上。

即使徐帆心里气的要死,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来,所以他摆手说道:“没事没事,只要晚上不吵到我睡觉就好。”

“这…”邻居有些为难的说:“我中午之前就能搬好,可这套房子的下任主人似乎特别着急入住,如果她晚上还雇人搞装修,这我也没办法了。”

徐帆一听,忍不住问了句:“嗯?你这房子是不是卖给一个二十三四岁,长得还算不错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邻居听了徐帆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说:“对啊,昨晚十一二点时,那个女人就在我家门口按门铃,把我从梦中吵醒,说要高价买我的房子。

她这大晚上的扰人清梦,如果不是她出价比市场价还高了五十万的份上,绝对会给她甩两巴掌,怎么了,你认识她?”

“没,我就随便问问而已…”

徐帆与邻居打着哈哈,他说了没两句,就借故告辞回到家中,如今睡意全无,继续赖在床上也没意思,于是他就走进卫生间洗漱。

徐帆走出卫生间,见仔猫一瘸一拐的在大厅走着,他怕仔猫受伤严重,就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那里医生说没有大碍,休养两天就好,徐帆听了,这才将心中担忧放下。

今日上午,刘露露也有来徐帆这里一次,只不过她来此对任务并不是给徐帆上补习课,而是帮徐帆将衣服洗净。

徐帆还问了问刘露露,林丹霞有没有询问自己的事。

刘露露说有,而她也按照徐帆的说法,与林丹霞说她已经将徐帆迷的神魂颠倒,勾引上床,肯定会把徐帆榨干,让他没力气去找其他女人。

林丹霞听了之后十分满意,还给刘露露转了一千块的‘营养费’,让她再接再厉。

……

隔壁房舍的搬运声从未间断,从中午开始,搬运工就停止往外搬运家具,而是将几套居家常用的物品给搬入屋子。

傍晚时分。

随着饭点来到,徐帆懒得在自家煮饭洗碗,于是打开屋门走出,正好撞见赵优璇带着两名保洁阿姨从电梯里走出来,朝隔壁的房子走去。

徐帆一看,就知道隔壁的屋子铁定被她用高价砸下,收入囊中。

今日的赵优璇身穿一套职场女西装,换了身装扮后,徐帆在她身上找不到一点昨晚那花痴女的影子,有的只是成熟,与干练,想来对方在工作中,是个女强人。

赵优璇对于徐帆昨晚想要打她的事情耿耿于怀,即使今日,她肚子的火也没散去。

她一与徐帆碰上,就送给他一个白眼,紧接着轻哼一声,抱起胳膊将视线移开,不去看他。

徐帆对于赵优璇的反应,也不放在心上,走到外头吃了个晚餐之后,又折回来。

徐帆一出电梯大门,也如昨日一般,见走廊不远处的窗户旁,有一男一女在那说话。

女主的还是赵优璇,而那男的,则是一名徐帆没见过面的年轻男子,不过看他一副光鲜亮丽的衣装,以及脖子下那串大金链子,想来也是个富家子弟。

徐帆一出电梯,就通过他们的站姿,判断出这两人的情况,赵优璇是属于强势的一方,此时的她,正双手抱胸,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

反观青年那微微弯曲后背,以及低三下四的语气,就知道他在赵优璇心里,并没有多少地位。

对于这两个陌生人的事,徐帆也不想多管,他走到自家屋门旁,掏出钥匙对着锁头一阵捣鼓,就是为了打开这扇破门。

徐帆一边开门,心里还大骂着这里的物业,自己早上就让物业请师傅过来换锁,如今天都暗了,师傅还没来,光拿钱不办事,呸!

正当徐帆与锁头做着搏斗时,赵优璇与那男子之间的谈论也到了尾声,从他们话语中听出来,赵优璇很排斥这男子对自己死缠烂打。

而那男子一直重复着他是赵优璇的未婚夫,他们之间的婚事是经过两家长辈点头,他强调赵优璇要认清自己身份,要与除了自己外的男人保持距离。

“古津,我们之间做朋友可以,做恋人免谈。别老是拿我们婚约的事来说话,这只是一场联姻罢了。

我相信凭我自己都努力,会让我爷爷收回这个婚约,好了,你回去海州继续当你的阔少爷,咱各过个的,ok?”

赵优璇的忍耐已经到了限度,她丢下这句话后,不顾那叫做男人的挽留,将他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甩开,踏着脚下高跟鞋,一路“咔咔咔”的走进徐帆隔壁的屋子,狠狠的关上了门。

赵优璇关上门都那一瞬间,徐帆也刚好用钥匙将大门打开,它刚打算推门而入时,忽然感觉背后有人拍自己肩膀。

徐帆转过身一看,这个被叫做古津的微胖男人站在自己身后,对自己说:“帅哥,你这套房子卖不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