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雙胞胎兄弟失散39年哥哥用自己照片尋亾

2019-06-07 22:12: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双胞胎兄弟失散39年 哥哥用自己照片寻亾

  “我那个从小就送人的双胞胎弟弟,始终是悬在一家人心中解不开的结。”人在北京经商的永嘉人周庆亮有一个双胞胎弟弟,39年前,就是刚出生不久,双胞胎弟弟就被他人抱养。如今,母亲渐老,思亲心切,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失散的儿子一面。昨天,周庆亮拨打,希望有知情人能提供一些寻亲线索。

  39年前無奈的選擇

  1975年12月13日,一对双胞胎男婴在永嘉县人民医院降生,其中双胞胎哥哥就是周庆亮。他们的父亲家住永嘉县上塘峙口村(现为永嘉县东城街道峙口村),是个地道的农民家庭,平常就靠种田和打零工维持生计。

  双胞胎出生时,他们的父亲并不在母亲身边,正在永嘉当地一个水库工地做工。而双胞胎出生前,周家已有两个儿子,分别只有五岁和两岁。

  双胞胎的出生,对周家是欢乐和忧愁并存。周庆亮说:“我后来听父母说,那时受条件限制,母亲在怀孕过程中没有经过专业的医疗检查,并不知道自己怀的是一对双胞胎。还没到预产期,就提早生产了,生产后身体很虚弱,陷入了昏迷状态。”

  周庆亮说:“看到我们这个情况,有人找到我外婆,提出抱养我弟弟。我外婆后来和我们说,当时实在是没办法了,大人昏迷,孩子受冻,没和任何人商量就答应。”

  找到弟弟成父亲遗愿

  双胞胎弟弟被抱养,也成了周家父母的一块心病。周庆亮说:“弟弟被他人抱养的事情,我小的时候,父母就经常提起,而且每逢过年过节时,父母一想到这个弟弟,就会偷偷流泪。”

  周庆亮说:“我父母虽然很想念弟弟,几十年来一直念念不忘,但他们以前从未公开寻找过弟弟的下落,怕伤害了对方家人,更怕打扰了弟弟正常的生活。”

  2002年,61岁的周家父亲病故。周庆亮说:“我爸爸病重的时候,最挂念的事情就是我这个弟弟,当时他很想见上弟弟一面再走,但遗憾的是,当时我们没有帮父亲圆了这个愿望。”

  失散弟弟的线索不多

  周庆亮说,父亲离世后,母亲愈发思念失散的弟弟,每次提到弟弟就直抹眼泪,“现在我们一家人都想找到弟弟,我们不为别的,只想知道弟弟到底过得好不好。另外,我们也会把弟弟的养父母看成我们几个兄弟的长辈,有空两家人多走动。”

  周庆亮说,家人曾到医院查过资料,也托人打听,由于时隔久远,很多线索找着找着就中断了,“我外婆说,刚开始找过来的女子说自己是温州市区人,有正式工作,家中已有女儿了,想领养一个儿子。不过,当时他并没有立刻抱走我弟弟,过了一两天后,来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说自己受人所托,前来抱走了弟弟。外婆说,当时他把弟弟送到了上塘浦口那边的码头,那人坐船走的。”

  周庆亮说,外婆以前说弟弟刚生下来时,和他长得特别像,“我常有这样的错觉,希望有一天,不经意间在人群中遇到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岁月侵染,周庆亮也不知道弟弟是否依然和自己长得很像,由于没有更多的线索,他也不知仅凭借自己的一张照片,能否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王建?)“我那个从小就送人的双胞胎弟弟,始终是悬在一家人心中解不开的结。”人在北京经商的永嘉人周庆亮有一个双胞胎弟弟,39年前,就是刚出生不久,双胞胎弟弟就被他人抱养。如今,母亲渐老,思亲心切,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失散的儿子一面。昨天,周庆亮拨打,希望有知情人能提供一些寻亲线索。

  39年前无奈的选择

  1975年12月13日,一对双胞胎男婴在永嘉县人民医院降生,其中双胞胎哥哥就是周庆亮。他们的父亲家住永嘉县上塘峙口村(现为永嘉县东城街道峙口村),是个地道的农民家庭,平常就靠种田和打零工维持生计。

  双胞胎出生时,他们的父亲并不在母亲身边,正在永嘉当地一个水库工地做工。而双胞胎出生前,周家已有两个儿子,分别只有五岁和两岁。

  双胞胎的出生,对周家是欢乐和忧愁并存。周庆亮说:“我后来听父母说,那时受条件限制,母亲在怀孕过程中没有经过专业的医疗检查,并不知道自己怀的是一对双胞胎。还没到预产期,就提早生产了,生产后身体很虚弱,陷入了昏迷状态。”

  周庆亮说:“看到我们这个情况,有人找到我外婆,提出抱养我弟弟。我外婆后来和我们说,当时实在是没办法了,大人昏迷,孩子受冻,没和任何人商量就答应。”

  找到弟弟成父亲遗愿

  双胞胎弟弟被抱养,也成了周家父母的一块心病。周庆亮说:“弟弟被他人抱养的事情,我小的时候,父母就经常提起,而且每逢过年过节时,父母一想到这个弟弟,就会偷偷流泪。”

  周庆亮说:“我父母虽然很想念弟弟,几十年来一直念念不忘,但他们以前从未公开寻找过弟弟的下落,怕伤害了对方家人,更怕打扰了弟弟正常的生活。”

  2002年,61岁的周家父亲病故。周庆亮说:“我爸爸病重的时候,最挂念的事情就是我这个弟弟,当时他很想见上弟弟一面再走,但遗憾的是,当时我们没有帮父亲圆了这个愿望。”

  失散弟弟的线索不多

  周庆亮说,父亲离世后,母亲愈发思念失散的弟弟,每次提到弟弟就直抹眼泪,“现在我们一家人都想找到弟弟,我们不为别的,只想知道弟弟到底过得好不好。另外,我们也会把弟弟的养父母看成我们几个兄弟的长辈,有空两家人多走动。”

  周庆亮说,家人曾到医院查过资料,也托人打听,由于时隔久远,很多线索找着找着就中断了,“我外婆说,刚开始找过来的女子说自己是温州市区人,有正式工作,家中已有女儿了,想领养一个儿子。不过,当时他并没有立刻抱走我弟弟,过了一两天后,来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说自己受人所托,前来抱走了弟弟。外婆说,当时他把弟弟送到了上塘浦口那边的码头,那人坐船走的。”

  周庆亮说,外婆以前说弟弟刚生下来时,和他长得特别像,“我常有这样的错觉,希望有一天,不经意间在人群中遇到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岁月侵染,周庆亮也不知道弟弟是否依然和自己长得很像,由于没有更多的线索,他也不知仅凭借自己的一张照片,能否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

排卵期出血小腹痛
什么药可以调理月经量少
月经推迟的几种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