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4G组网迷局政治任务背后中移动的烦恼

2019-08-15 18:58: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4G牌照的发放,在过去相对平静的市场中搅起了新一轮的组热潮。

  12月4日下午,LTE FDD(下简称FDD)牌照终究没有随着TD-LTE牌照一起发放。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和中国电信不再幻想 上帝的礼物 ,它们不得不跳进中国移动卷起的 漩涡 。

  而就在前一天,中国联通副总裁张钧安公开表示支持TD-LTE, 我们正在积极研究TD-LTE的发展,未来也会为用户提供相关的4G移动接入服务。 这是中国联通第一次给TD-LTE背书,如今看来,这或许是一个被遗漏的信号。

  众所周知的是,中国联通天然的4G演进路径是FDD,而非中国移动主导的TD-LTE。中国电信也类似,虽然FDD也不是天然的演进路径,但技术上比上马TD-LTE简单得多。TD-LTE对于它们来说,就是 鸡肋 。可这是国家的自主知识产权,相关部门自然不愿意看到两家在拿到FDD牌照之后,对TD-LTE不管不问。

  但本报了解到,即便如此,中国联通内部也已经准备好了针对4G的营销方案,一旦中国移动启动 战争 ,他们就会积极应战。初定的时间点就在12月18日之后,那是中国移动发布4G新品牌的日子。

  这实属 无奈之举 。一方面,工信部已经表明了态度,没有TD-LTE,就不会有FDD,而拖得越久,中国联通就越被动;另一方面,已经获得的TD-LTE频段资源绝对不能浪费,而且从全球看,两种制式混合组是个大趋势,尽早部署有利无害。

  但组的问题客观存在, 如今国内现实可用的4G频段只剩下高频段(国际上被4G广泛使用的700MHz低频段在国内被分配给了广电总局用于广播频段),这意味着基站要比2G络多几倍,需要数千亿的投资。毫不客气地说,联通已经没能力来建设一张完全的4G了。 中国移动浙江公司市场经营部葛长伟称。

  建还是不建?如果建,怎么建?中国联通头疼了。而中国电信更麻烦,它的 制式根本无法实现与TD-LTE络的相互操作。也就是说,即便上了TD-LTE,两个络也是相互独立,没办法协同使用。

  TD-LTE这个 政治任务 就这样摆在了眼前,虽然与期望相去甚远,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政治任务

  两家的对策却大相径庭。

  因为中国电信的升级空间并不大,所以它们必须要依托于。在今年10月结束的第一次4G招标中,6万个基站中有近 5万个 FDD基站,1万多个TD-LTE基站,比例约为4:1。

  有消息称,中国电信最初上报给工信部的建方案中,TD-LTE的占比还不到10%,毫无疑问被否决了。第二次上报的方案中,占比仍不足 0%,也差点被否决。这透露出了中国电信组的逻辑,即便存在政治风险,它还依然选择重仓FDD。

  本报从中国电信内部了解到,今年在4G上的投资额已经被提高到了100亿元,而原计划明年将要投入的457亿元中,FDD的比例甚至会更高。

  而在今年 月,中国电信董事长 就给自己留了 后招 , 中国电信希望获得FDD牌照,但如果政府相关部门不发,那么我们会考虑向中国移动租用络。 所以,结合招标结果,中国电信租用TD-LTE络几乎已成定局。

  中国联通则是把更多的资源投向了 G络,摩根大通在6月份就发布研究报告称,中国联通会继续进行 G投资而非4G投资, 联通拥有 0%的 G络利用率,且有能力将络速度从21Mbps(兆位/秒)提升至42Mbps,因此没必要建4G。 截止到10月底,中国联通的 G用户已经达到了1.15亿,这被认为是能和中国移动抗衡的资本。

  在中国联通的重镇广东,42Mbps络基本已经普及,甚至有联通内部人士透露在4G牌照发放之后,广东联通还要把 G络升级到44Mbps络,这已经和中国移动TD-LTE络不相上下了。中国联通的想法就是在重点城市建设4G络,以弥补数据业务的缺口,而全国大部分地区的语音和数据业务还是要依赖 G络。这个逻辑使得它在4G上的规划一直举棋不定,从内部传出两个预选方案,一个是投资100亿元建设 .1万个4G基站,而另一个是投资50亿元建设1.6万个4G基站。

  但刚刚结束的中国电信4G招标,很大程度地影响了已经秘密开始的中国联通的第一轮4G招标。它原计划建造的TD-LTE基站是1.5万-2万个,看到中国电信 大胆 的招标结果之后,中国联通临时把招标规模降低到了1万个。

  中国联通并不如中国电信那么紧张。在内部对自身络的评测中,他们的结论是 2G+ G+4G 的络将长期在中国联通存在,而且同时拥有最成熟的4G(指未来的FDD)络和最成熟的 G络是中国联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4G和 G的切换效果最佳,用户在速度上的感知落差最小。 中国联通会有更自由的资费空间,若对FDD建设及宣传到位,可以实现用 G满足大量中速上客户的需求,用4G满足高速上的客户,再用 G的资费优势继续获取大量的存量2G客户资源。 中国联通资深营销专家高都柱透露的或许正是他们未来与中国移动抗衡的战术。

  但对于TD-LTE这个事关下一步的 政治任务 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还是要做足准备工作。

  中国电信在10月18日接到了工信部4G实验的许可之后,迅速地在南京、广东、上海等地区开始了实验,并且有意识地加强两种制式混合组的测试。而在之后更大规模的61个城市中,中国电信便悄悄地加大了单一FDD络测试的比例,甚至已经高过了混合组实验的数量。

  其实中国联通也在秘密地实验FDD,但它从来都不对外讲。公开资料只是显示它已经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州、深圳等一二线城市开始了4G实验络测试,大部分以TD-LTE为主。

  当然,也许是两家在FDD上过于谨慎。包括《世界》总杨海峰在内的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政府并不会对中国联通有全国性部署TD-LTE的要求,至多是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 中国联通也应该尽早地开始实验,也算是给政府一个交代,督促政府尽早发放FDD牌照。

  中移动的烦恼

  中国移动却并不想给其他两家太多的机会,尽管否认了与苹果达成了销售协议,但中国移动内部普遍认为,拿下苹果只是个时间问题。广州移动甚至在当地的几家营业厅里推出了iPhone 5S和5C免费升级使用中国和4G络的服务。

  中国移动并不存在组的问题,根据去年的年报,它的利润额是竞争对手中国联通的10多倍,是中国电信的8倍多。只是在今年,它就已经投资了417亿元用于建设TD-LTE基站,据称将会覆盖超过5亿人口和 00个以上的城市。

  但它的致命伤有可能是中国联通后来居上的重要因素,那就是智能终端。毕竟全球222个LTE商用络中,TD-LTE络商用仅有2 个,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是FDD。这意味着如果中国联通拿到了FDD牌照,那么市面上流行的智能都可以供它使用。

  所以在这个间歇期里,尤其是当其他两家还在纠结于组问题时,中国移动必须抓紧时间筑墙。

  近日传出中国移动将在明年把 五模 的标准降低为 三模 。之前的五模终端是指支持TD-LTE、FDD、TD-SCDMA、WCDMA、GSM五种通信模式,但由于多数芯片厂商无法达到这个技术标准,让独占了上一次采购的八成份额。

  这极大地影响了智能的成本,因为只有高通和华为海思拥有这样的技术。如果中国移动想在明年大规模地推广4G的千元智能机,那么就必须降低对芯片的要求,这样才可以让包括、马威尔、联发科这些只能支持三到四模技术的厂商入局。

  有消息称中国移动甚至会主动申请FDD牌照,以解决终端数量不足的问题。在 G时代,它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尴尬,没有好终端,导致没有人使用TD,这反而又直接影响了中国移动优化络的积极性。

  而且中国移动还要为有可能到来的第五次电信重组做准备。上一次的重组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中国移动虽然没有在 G时代扩大优势,但依然一家独大。4G的先发优势会让它重新得到制高点,这是相关部门不愿意看到的。很多迹象都表明,组过程中可能暴露出的问题,都会是电信重组的契机。

  在回答关于是否会再一次引起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时,工信部相关人士的回答是: 将进一步推动三家运营企业开展共建共享的相关工作,鼓励和引导相关企业通过租建结合的方式组建4G络。

  但按照现在的竞争格局,租用基站都是天方夜谭,更何况是共建络。 这必须依靠国家的力量去推动。 这样的观点即便在运营商内部都十分常见。所以,在4G牌照发放的过程中,关于电信重组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过,甚至多数人都认为后者是前者推进的必要条件。 4G牌照的发放,将打破三大运营商自 G时代保持至今的平衡状态,这又是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将会引起一系列的变革。 飞象CEO项立刚称。

刘强东潜进医药健康这片蓝海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2011年宁波E轮企业
2018年乌鲁木齐生鲜食品Pre-B轮企业
分享到: